内蒙古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|内蒙古时时彩|
订阅

多平台阅读

微信订阅

杂志

申请纸刊赠阅

订阅每日电邮

移动应用

专栏 - 传承

人事与天命

胡泳 2016年04月10日

胡泳,北京大学教授
人只有把握偶然,珍惜所有,不断?#23548;?#20154;生才不被命定,才能够获得正命

《财富》(中文版)-- 孔子在天人关系问题上,以“天”为人事的最高主宰;因此,“天”也是人之“命”的主宰者。他说:“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,狎大人,侮圣人之言。?#20445;ā?#35770;语·季?#31995;?#21313;六》)

孔子还说过:“君子中庸,小人反中庸。君子之中庸也,君子而时中;小人之(反)中庸也,小人而无忌惮也。?#20445;ā?#20013;庸》第2章)《论语》记载的“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?#20445;?#24212;当与《中庸》所载仲尼语“小人而无忌惮”的意思是一样的。所谓“无忌惮?#20445;?#23601;是指小人?#26434;凇?#22825;命”不生戒慎?#24535;?#20043;心,因而无所不为。由此可以反推,孔子?#26434;凇?#22825;命”格外重视。

“三畏”中的第二畏,即“大人?#20445;?#26131;·干卦·文言》谓:“夫大人者,与天地合其德,与日月合其明,与四时合其序,与鬼神合其吉凶。先天而天弗违,后天而奉天时。天且弗违,而况于人乎?况于鬼神乎?”孔颖达疏谓:“‘先天而天弗违’者,若在天时之先行事,天乃在后不违,是天合大人也。‘后天而奉天时’者,若在天时之后行事,能奉顺上天,是大人合天也。”大人,就是中国人心目中的理想人格。

“奉天时?#20445;?#29369;言“敬天命?#20445;?#22825;命”与“时命”是一致的。孟子曾经以“圣之时者?#20445;ā?#23391;?#21360;?#19975;章下》)赞扬孔子,所谓“圣之时?#20445;?#23601;是能够审时度势,有时命则行动,没有时命即停止。正如王夫之所谓:“曰‘圣之时’,时则天,天一神?#21360;!保ā?#35835;四书大全说·孟?#21360;?#19975;章下》)船山阐明,“圣之时”的“时”字,可与“天”、“神”相互贯通。

孟子论“命?#20445;?#35328;:“莫非命也,顺受其正,是?#25163;?#21629;者,不立乎岩墙之下。尽其道而死者,正命也;桎梏死者,非正命也。?#20445;ā?#23391;?#21360;?#23613;心上》)这是说,一切都是命,顺应而行就能承受正常的命运。所以了解命运的人不站在危险的墙下。尽力行道而死的人,所承受的是正常的命运;犯罪受刑而死的人,所承受的是非正常的命运。

知正命,则不处危地。知道危险的人不会站在危险的墙下,是因为他明白墙有倒塌的危险。同样的道理,明知道打家劫舍、杀人越货、贪污受贿是危险的,是不是还要去试?#38405;兀?#19981;去试的人是知道命运的人,是“顺受其正”的人;去试试的人则是不知道命运、不“顺受其正”的人。一句话,犯罪而死,与立岩墙之下者同,皆人所取,非天所为也。

“剃寿不贰,修身以俟之,所以立命也。?#20445;ā?#23391;?#21360;?#23613;心上》)短寿长寿都没什么关系,懂得吉凶祸福,皆天所命,所以要事天以终身。立命,谓全其天之所付,不以人为害之。这样做并非消极被动,而是充满了积极主动的个体精神。对待天命,要做的不过是保?#20013;?#28789;的思考,涵养人之所以为人的本性罢了;而所谓安身立命,也不过是一心一意地加强自我修养而已。孟子所主张的,是顺着内心的情感去?#24050;白?#24049;的“命?#20445;?#36825;是立命、知命的原始意涵。把握偶然,珍惜所有,不断?#23548;?#29983;命才不被命定,才能够获得正命。

古语说,尽人事,听天命。人事与天命并不完全相合,太多人既不尽人事也不愿意听天命,或者不尽人事却要听天命,或者尽了人事就是不肯听天命。究竟人定胜天,还是天定胜人,这是哲学的大道理,也是历史的大道理。欧阳修说:“盛衰之理,虽曰天命,岂非人事哉。?#20445;ā?#20116;代史伶官传序》)这是典型的中国史家论述,将“天命”?#25925;?#20026;“人事?#20445;?#20197;总结“人事”之得失,来解释兴亡之运、盛衰之迹,从而“垂鉴戒、定褒贬”。

“以史为鉴”构成源?#35835;?#38271;的中国史观,所谓“殷鉴不远,在夏后之世?#20445;ā?#35799;经·大雅·荡》),“我不可不鉴于有夏,亦不可不鉴于有殷?#20445;ā?#23578;书·召?#23613;罰?#20379;后人借鉴的史书?#21476;?#20805;栋,无论《春秋?#36144;ⅰ?#21490;记》还是《?#25163;?#36890;鉴》都是如此。《春秋》?#24378;?#23376;为拯救礼崩?#21482;?#32780;作,《史记》则意在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?#20445;?#32780;《?#25163;?#36890;鉴》,?#29992;志?#21487;以看出来,要以历史的得失作为?#25345;?#30340;借鉴。司马光说:“史者今之所以知古,后之所以知先,是故人君不可以不观?#36144;!?#29579;夫之评《?#25163;?#36890;鉴》:“取古人宗社之安危,代为之忧?#36857;?#32780;己之去危以即安者在矣;取古昔民情之利病,代为之斟酌,而今之?#27515;?#20197;除害者在?#21360;5每?#36164;,失亦可资也,同可资,异亦可资也。?#25163;?#20043;所资,唯在一心,而史特其鉴也。?#20445;ā?#35835;通鉴论·叙论》)

中国人重作史,也重读?#36144;?#26080;论?#29992;?#22530;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,心都为?#30333;?#31038;之安危”与“民情之利病”所牵,因而也都对史学怀有虔敬。这种虔敬常常到达“唯心”的程度,一如王夫之所明言的,史之治乱,端在?#25345;握?#20043;“心”。治国如此,处事也如此,“修心”最重要。

子曰:?#23433;?#24616;天,不尤人。下学而上达。知我者,其天乎!?#20445;ā?#35770;语·宪问》)马融注:“孔子不用于世,而不怨天;人不知己,亦不尤人。”朱注:?#23433;?#24471;于天,而不怨天;不合于地,而不尤人。”“下学而上达”的意思是,从浅近处研求人事,进而向上领悟天理。

孟子说:“爱人不亲反其仁,治人不?#30031;?#20854;?#29301;?#31036;人不答反其敬。行有不得者,皆反求诸己;其身正而天下归之。诗云:‘永言配命,自求多福。’?#20445;ā?#23391;?#21360;?#31163;娄上》)我爱护他人,人家却不肯亲近我,我就应该反省自身的道德品行是不是有所缺失;我管理督导下属,下属却不听从我的?#23500;櫻?#25105;就应该反省自己是否充分应用智慧来行事;我礼貌对待别人,别人却仍然?#33268;?#22320;回应我,我就应该反省自己的恭敬是否不够周全。做任何一件事情,收不到应有的成果时,就应该反省问题是不是出在自己身上。若是做每事?#38405;?#22914;此,身心自然就会端正,其他人?#19981;?#28176;渐归顺。就像《诗经》上说的:“永远配合着天命行事,求助自己比求助他人会得到更多的幸福。?#20445;?#36130;富中文网)

我来点评

  最新文章

最新文章:

中国煤业大迁徙

500强情报中心

财富专栏

内蒙古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
幸运飞艇pk10破解器免费 吉林时时是真的吗 pk10免费计划软件安卓 双色球除4余数走势图 龙虎游戏官方下载 多赢快3计划 安徽时时劫介绍 彩票稳赚不赔的平台 多赢全能计划 pk10冠军杀2码计划